谷の欠

换个角度

醒了
今天晚上早早的躺下听了个胡辣汤的故事。
白天工作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一个瘪瘪的彩虹小马的氢气球,兴致勃勃的跟我弹视频,一个人哼哼哈哈的拿着一个气球在桌子叽里呱啦的上演了一场气球剧给我看。
“从前…有一小马…它叫一只马……”
结果还差点被学生家长看到了,涨红了脸憋着笑赶紧把气球藏起来。
再或者钻进被窝里,只露出两只脚来分角饰演两小儿辩日给我看还陪我演双簧,每次都把我逗的眼泪都笑出来了。

总是能从我脸上搞下来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比如睫毛、睫毛膏、下睫毛膏、口红屑、花生皮等……对他强调了好多次那是真睫毛!别薅!

平安夜那天吃完饭在商场门口补妆,我一般习惯用口红涂完以后用手指晕开,偏巧那天没带纸巾,我就只能懵着一脸手举[Fuck]到处看那里有可以擦手的,无果之后他直接抓起我的手把染了口红的那只塞到了自己嘴里…表情极其严肃认真。圣诞歌曲的声音变得好小,人流走动的好快,分辨率也变得好低。

前几天我妈定年夜饭的时候问我:
“你俩关系好吗?”
“好啊”
“怎么个好法?”
“很简单啊…意见一致的时候听他的,不一致的时候听我的。”
我妈听完翻我了个白眼儿。

大年三十
欢迎回家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