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の欠

换个角度

你的名字?

影片里的泷似乎怎么也想不起来三叶的名字,明明拼命记住了,只要梦一醒可就是想不起来。

“你...你的名字?”

这几天身体都不太好,前天晚上有一点发烧,睡前气嘟嘟的拒绝吃药,严严实实的裹上被子就晕晕的睡了。睡的特别烫出了一被子汗,第二天早上烧便退了。

这天晚上做了一个梦,回到了初中的教室,右边坐着认真备考的万杰,左手边坐了一个陌生的男孩子,很善言谈的男孩子。我们聊的很畅快,男孩告诉我他家乡的去处后便离开了。

睡醒以后神清气爽,便想去百度一下那个陌生男孩子的家乡,刚输入广西芒这三个字就停住了,再也想不起来最后一个字,就像泷一样,明明记住了就是想不起来,很沮丧。

心心念念的以至于午休的时候又梦到了,死死的记住了。醒来以后芒乐?芒修?芒果?芒什么?我现在看“芒”这个字都不太像字了。

后来想想也就放弃了,我没有电影里面强求那么多,好像是下意识的把退烧的事情归功到了那个善言谈的男孩子,所以才那么想记住。

不管是电影还是现实,梦醒了就忘掉了这种情况还是大多数,只是苦了那些刚做出来就被遗忘的梦,它们连一点存在的意义都找不到。

梦境和现实的边缘有一道深渊,黑气氤氲,毒菇魔瘴。旁边立了一块牌子写着“不得擅入”,就如同冥河的存在一样。每入梦时,便会有一座残桥幻化出来,来往交通。梦醒时,残桥隐没消除记忆,稀稀落落的各自又回到了各自的世界。

所以在我的梦境里,若是出现了身边熟知的朋友,都是不露脸的,戏份也少得很。露脸的只有梦那边的人,或男或女,或嗔或怒,嬉笑怒骂皆是众生相。

各自存在,各自尊重,又各自不干涉。这种微妙的存在就是我迷恋梦境原因,而梦境与现实的关系:

不去刨根问底,不去探问到底如何。

昼为主,夜为客。

也是蛮惬意的。





所以你叫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