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の欠

换个角度

昨天梦见我爸,被我爸骂了。
好像在姥姥家的胡同,刺梅花都开了,我坐在凉凉的石头凳子上,姥姥在厨房忙活。黑绿相间的大花纹座椅,我蹲着写作业。红色漆的门框,院子里的树长的要把房顶撑破。
有朋友穿着白衣服来找我,我们一起去玩耍。
被爸爸看见了,说我和男生一起玩不知好,可她明明是女孩子啊。
骂我的话还是那几句,你应该怎样,你不应该,你让我失望,我心底最抵触的那几句话。
紧接着奶奶家的人都来声讨我了,为我辩驳的,言语讥诮我的。声音好杂,我很烦。
我不就是和朋友出去玩儿了吗?可是那个朋友我也不认识,穿着白衣服,无比蓬松的短发。
紧接着肚子疼醒了

重新躺到床上以后,迷迷糊糊中惊喜的听见布谷鸟在叫,清脆的四个音节,每隔一会就叫一次。
真是好,像回到了小时候。
姥姥家黑绿相间的大座椅,葡萄架,充满乐趣的楼顶。
四月底了,刺梅花应该开了一胡同了。
闭上眼睛想想,应该是玫红色的花海。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