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の欠

换个角度

租客有一个人妇科的女Dc,进修的。很崩溃,每次她用完卫生间,都有一股中年女性即将过期的骚臭味。 ​​​

医院的师傅们都挺亲热的,

我今儿下去大取药,一保洁大叔正瞌睡着,看见我们推个大车来取药立马给拆了两个箱子,仔仔细细的用线绑上立起来当垃圾桶,还倒了热水进去把纸壳子都踩实了。药特别特别多,马上科室的保洁和保安师傅就热热闹闹的下来接我们了。

不说那些无利不起早的话,有很多事情本不是她们的职责所在。但是他们很开心,我也就很开心。

是俅傻逼吧?还让老子惯着你了,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

新作欣赏,晚安

谎言是这个世界最甜美的安慰剂

什么时候才可以死掉

我一直都不想把工作的情绪带回家,下班了就下班了开开心心,上班也开开心心。

但是有相当一部分的医患关系的看待,还是要抛下“医”和“患”的标签,拨开了看终究还是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加上角色职能后便显得更加敏感。

干这一行最值得的就是家属的感谢,你真的感觉你帮到了他,我有用,有价值。最不值得的就是看到了人与人之间的一万副冷面孔与恶语相向,甚至暴力相向。

还有很多事情我想不通,看不开。假意安慰自己:可能时间长了就好了吧,原来想不通的事情便不想去想,看不开的东西也不愿去看。那就真的变得麻木了。


不说了,喝完方中山,睡觉!

我心里没你,你心里也没我

谁要杀死那个石家庄人?被杀死的比尔又怎样了?

今天的天气阴仄仄,雾蒙蒙,阴森森。像我梦里那条看不到尽头的冥府之路,只有逃啊,奔啊,向着一点点亮光,真的只有一点点。但是你没有地方可以去,只有奔着那一点点。

运气好的话可以奔到那大雨过后的青草地,阴仄仄冷冰冰的青草地,雾水和露珠,和结冰的白色葱兰。运气不好的话,身后的深渊就要将你拽下去了。

但是我现在还挺快乐的,我开心就大笑,不开心就花钱。花的也不是我自己挣的钱,我被保护的多好啊,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我可以自私的很快乐,很快乐的自私。一些我不想要的东西只要说“我不要”就可以有plan B执行,我真是太幸福了。

所有的苦难我视而不见,所有的责任我推而不当。我自私的很快乐,我很快乐的自私。我毫无压力,自由自在,我深深的愿意平淡而幸福的浅度一生。我不要和别人不一样了,各位退一步海阔天空,别太难为自己了。每个人不知道能活到明天还是下个月。

我只想看到你长得美 但不想知道你在受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