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の欠

换个角度

night shift

反正都要死,那干嘛还活着。

这几天压力真的特别大,连轴转的复习看书做题做题,不是全都能背的,因为有的东西根本理解不了。越学越感觉感觉自己浅薄的羞耻,学不到头,更看不到以后的生活。 ​​​

旁边的两个小朋友在比赛号啕大哭,十分想加入这场角逐。真奇怪啊,人在最没什么悲伤的年纪,哭得最频繁,最有人哄,最理直气壮。

昨天没睡好。
梦见了一个人的一生,从懒散,到出国后的规律,然后找了小三,是自己的朋友,然后女朋友发现了,我就醒了。去了趟卫生间想接着续上也续不上了,又梦见了很多奇怪的片段。佛像和守墓者的雕像,嘴角的笑很诡异,像是特别得意,看穿凡人的小把戏却又配合着的那种笑。可能我们本身就很可笑吧

今天滴注射了太多液体,又吃了一把药,已然睡不着,感觉肝肾肠胃和循环系统正在疯狂输入输出输入输出输入输出……辛苦了各位,我明天吃点好的

#林#
黑羽织初镜

刚才去完卫生间,瞥了一眼镜子,觉得我还挺好看的,嘴唇饱满殷红,肤白脸小,发丝慵懒泪眼汪汪,就是胖了点。啧啧啧,果然,情欲是女人的青春不老药。 ​​​